苏然并不赋惊天动地的才气,苏然有的是一份执着和踏实,有的是一份平和淡定的心态和把握良机的智慧。苏然现在的成就是其自身努力的结果,又是历史赋予她的机缘,但一切又都是水到渠成般的自然。
苏然的发展历程简单不曲折,她既经历了北京玉雕好的时代,也赶上了北京玉雕的低谷期。现今北京玉雕的环境并不好,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苏然不弃不离,以良好的心态对待这种现状,积极向上,同时认识到北京玉雕之不足,努力探求符合时代要求的技法及表现形式,使自己的作品既具京城玉雕大气深厚的特点,又有江南玉雕灵秀精细的韵味,从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博得了广大藏家的认同。
在当今北京玉雕人才青黄不接之时,苏然的成长及成功让我们看到了北京玉雕传承与发展的希望,特别作为一位女性,尤显难能可贵。在全国范围内,其影响力日益显现,成为一名颇具影响力的玉雕大师。

苏然

苏然
SuRan

名家资料

  • 名字苏然
  • 拼音SuRan
  • 出生年月
  • 户籍地区北京
  • 联系电话
  • 工作室名
  • 个人网站http://
  • 擅长题材|人物|鸟兽|山子|
  • 雕刻材质|和田玉|
  • 名家职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名家简介

苏然被誉为宫廷玉雕的新一代传人,是当代著名的一线实力派玉雕大师。苏然被授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中国高级玉雕设计师、全国青年优秀工艺美术家、中国青年玉石雕艺术家等多项荣誉称号,当选中国宝玉石协会理事、北京工美学会常务理事,并成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年轻玉雕专家。出版发行了《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系列丛书--苏然卷》;全国多家重要报刊、杂志报道其人其事;曾在《中国收藏》、《名作欣赏》等核心期刊发表文章多篇。

个人简介

苏然,女,现为北京中鼎元珠宝有限公司总设计师,穿着入时,谈吐自然的她,就像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这就是苏然平日的写照。

待人随和、话语温和的她,很难将她与玉雕大师联系起来。让人感觉到平静而不失激情,内敛而又思维活跃。但简短的接触,就能让人立刻感觉到她对玉以及玉雕的深厚理解,言语间流露出对玉的爱,对玉雕的痴迷。

一个仅仅36岁的女人是如何在几乎由男人主宰的玉雕界里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女大师的,其中的辛苦和努力只有她自己知道。

人生履历

北京中鼎元珠宝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天璞珠宝有限公司艺术总监

北京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

北京市青联委员

东城区政协委员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中国高级玉雕设计师

全国青年优秀工艺美术家

中国青年玉石雕刻艺术家

北京工艺美术大师

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技师

艺术风格

苏然,作为中国最年轻的女性玉雕大师,用一种女性特有的灵心去雕琢美,将承载着中华古韵的美玉一件件呈现在世人面前,带着浓厚的京味儿。苏然大师以其深厚的文化内涵及特有的创作理念独树一帜,传承经典、大胆创新;讴歌中华传统美德,反映当代盛世风貌;追求真善美好,励志健康向上;创作出了许多经典的作品,《玉璞神刀》、《玉璞神镝》、《九思铭》、《衣带铭》、《仁者寿》、《沧桑》、《感悟》、《解脱》、《大漠风情》、《乾坤万寿璧》等等。在每年的“天工奖”、“百花奖”、“百花玉缘杯”等全国重大玉器评选活动中屡获大奖,被业内专家认可;苏然作品在继承经典的同时,开创宫廷玉雕新风格,雍容典雅之余,以丰富的文化内涵见长,其作品被收藏界誉为“一件难求”。

个人荣誉

2003年:在第一届工艺美术协会举办的工美展中:白玉《寿牌》获“工美杯”银奖。

2004年:在中国宝玉石协会举办的 “天工奖”中,白玉《双龙牌》获铜奖;白玉《福禄寿牌》《天意》等五件作品获优秀作品奖。

2005年:在第二届工艺美术协会举办的工美展中,白玉《龟鹤齐龄》《福寿三多》获“工美杯”铜奖。在中国宝玉石协会举办的 “天工奖”中,白玉《咏梅牌》获银奖;白玉《桃园结义》《煮酒论英雄》获优秀作品奖。在轻工部举办的全国玉雕展中:一套(8件)牌佩系列获“百花奖”金奖。

2006年:在扬州举办的玉器作品展中,白玉《寿星》把件获“玉缘杯”银奖;在工美总公司举办的首届白玉精品展中,白玉《山水诗文牌》获“玉鼎杯”金奖,《耄耋》获银奖,《和合二仙牌》获铜奖,《抬头见喜》获优秀作品奖。

在杭州西湖博览会中,碧玉《盛世大瓶》获特等奖,白玉一套(四件)牌佩系列获银奖。

在轻工部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玉雕展中,《玉之饕餮》(10件)一套获

“工美杯”银奖。

2007年:在中国宝玉石协会举办的 第六届“天工奖”中,《高山仰止》、《释道儒》获银奖,《玉璞神刀》、《江山永固镇》、《九思铭》、《岁寒三友》获优秀作品奖。

2008年:在扬州举办的第三届全国‘百花玉缘杯’玉雕作品展中,《牌佩系列》获金奖,《钟馗》获银奖。

心路历程

了解苏然是一个漫长却又有趣味的过程。

从小到大,苏然的生活总是与玉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结缘玉雕,一切似有天注定,也许是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由于从小喜欢画画儿和对玉石的钟爱,初中毕业后,苏然进入素有玉器界黄埔军校之称的北京市玉器厂技术学校。后到北京市玉器厂人物车间,师从工艺美术大师宋世义。  在玉器行儿里,宋世义是全国有名的大师,尤以带徒严格著称。然而,苏然在学徒中脑海中泉水般不断涌现的创作灵感无处宣泄。虽然不舍,苏然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北京玉器厂。

1995年。苏然伴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浪潮把去到了深圳,随宋大师来到长青珠宝公司进行翡翠作品的制作,而后又被旭麟公司聘用。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摸索,苏然终以改变保守老套的设计理念,摸清了时尚的脉搏,总能设计出紧跟潮流、适合不同人群的新奇花样。

回想起在深圳工作的五年,苏然只能用苦和累来形容。但也正是这段艰苦的经历使苏然的玉雕技艺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让她的设计理念更加开放与成熟。苏然则在磨砺中悄然完成了一个从匠人到艺人的美丽蜕变。

从业二十余年来,苏然经手过成千上万块不同种类的玉石,却偏偏对朴实温润的白玉情有独钟。

在一般人眼里,白玉就是白的,即便是在玉器行中,能分辨出几十种白已属武林高手,可在苏然眼里,白玉的白恐怕有上万种之多。鉴于白玉温厚柔雅的特殊光泽,苏然在设计上延续了宫廷玉器的大器风格,并巧妙运用各个历史时期的图纹花样,融入其他姊妹艺术,在意境上追求文人的闲情逸致和诗情画意。

对待每一块玉料,苏然都会深思熟虑,反复考量,从璞料到雕琢成型的每一道工序她都亲力亲为,并逐渐在白玉雕刻上形成了独特的创作风格。

个人观点

苏然认为,所有雕刻在玉石上的图案都只是一种外在的人工装饰,而一件玉雕作品真正的灵魂则在玉石本身。只有雕刻的图案足够彰显玉石的天然魅力,使之与玉石浑然天成,那么才称得上是件成功的作品。若一味追求技术的高难度,而把复杂的图案雕刻在本就十分完美的玉石上,无疑是舍本逐末,画蛇添足,非但不会达到很好的艺术效果,反而会因为图案过于繁琐,而折损玉石本身的魅力,工匠与大师的最大区别概末如此。难怪苏然始终秉承“简单、简单、再简单”的设计原则,用最简洁的图案,最大限度地展现玉石的自然风采,这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

苏然常说,比起人来,她更喜欢与自然纯朴的玉石打交道。面对那些集日月之精华的天作尤物,她会感到无比的轻松与愉悦。没有尔虞我诈,无需勾心斗角,一切都来得那么单纯和自然。一块玉石,一个灵感,一双巧手,就能创造美丽。这个过程也许看似简单,但每块玉石的生成都要历经上万年,每个灵感的触发都需要自由驰骋的思想,而练就一双巧手更是天赋与努力缺一不可。经过二十余年的雕琢,苏然已把自己从一粒朴素无华的玉料,变成为了玉雕界一块夺目的美玉……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