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明玉润 珠联璧合——扬州玉雕工艺师刘毅专访

发布时间:2016-12-29   来源: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在扬州玉器圈,刘毅和妻子唐晴,都曾是玉校、玉厂最拔尖的精英,因玉相识的他们,也最终因玉而走在了一起,珠联璧合,令人艳羡。在创办自己的工作室“明润堂”后,刘毅夫妻的事业做的可谓风生水起,他们的把件杂件作品,融合了南派的生动精致,北派的庄重典雅,博采众长,风格渐趋成熟,刘毅也逐渐成为扬州玉雕界的中坚力量。

少年玉雕梦

90年时,17岁的刘毅跨进了玉器学校的大门。对他来说,这不仅是一个改变命运的举动,更是圆了儿时的梦。

这一切源于刘毅的家庭背景,他的曾祖父是上海的玉雕匠人,叔叔和父亲,都在扬州玉器厂工作。可以说他从小就在玉器厂里长大,那里的一草一木,甚至每件作品,都曾留下童年时好奇的目光。古语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这样的耳濡目染下,刘毅对玉雕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在玉校时,刘毅师从省工艺美术大师焦一鸣,学习炉瓶,杂件的造型工艺。三年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扬州玉器厂。在玉器厂深造两年后,他和妻子唐晴,一同被厂里外派到深圳工作。而深圳三年,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三年。

02年时,为了做自己的东西,更自由地表达想法。刘毅从厂里辞职,和弟弟一起合办了工作室“毅海坊”。

08年时,刘毅和妻子唐晴一起,创办了“明润堂”玉雕工作室,“明润”二字源于曾巩的诗“天宇湛然,日光明润。”用他的话说就是“明白做人,认真做玉。”

“以前做玉,就是为了满足客户,他们要什么效果,我们就怎么做。现在我会加入自己的思想,提出修改的建议,不会完全依附他们。做玉,说到底是在做自己的个性,自己的想法。”二十年不倦的努力,终于圆了他的玉雕梦想。

深圳三年·眼界·飞跃

95年初,刚到深圳单位时,老板订购了一批高档的翡翠料给单位,师傅决定交给他们做。而得知情况的老板当即要求停工,甚至把发下去的材料全部收回。港商的严格对于当时雄心正盛的刘毅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而冷静过后的刘毅,认识到眼界的局限,技艺的欠缺,此后他便勤学好问,努力提高自己。

到年底时,老板已经放心让他去做任何产品了。

当时海派的颜桂明、沈德盛大师正在深圳创办工作室,各地的玉雕名家也都汇聚深圳,可以说是百家争鸣,这对于刘毅来说,无疑是一个绝好的“修炼”时机。

“把件中的人物类,原本是很难做的一类,题材受限,难以表现文化底蕴。而在深圳的时候,我发现海派有自己独特的处理方法。他们的人物线条抽象,突出局部以表达内涵,别有美感。”接触了各种风格的玉雕大师后,刘毅对于技艺的感悟进境飞快。

深圳三年,刘毅感受到了真正的“压力”。或许这种压力,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他不安现状的内心。

回到扬州后,刘毅被厂里分配到精品车间。得到几位扬派大师指点后,他对玉雕的领悟也在逐渐变化。原先注重技艺的他,开始追求艺术认知上的培养。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对玉的美感最重要,工艺可以学,而审美需要摸索,要有自己的认识,这是老师教不来的。”

茶道·玉道

在中国文化中,茶道是修身养性,增进友谊的生活仪式。而刘毅的工作室里,正放着一套完整的茶具。他谦虚地说:“我不懂茶艺,只知道喝茶,因为茶和玉一样,抛除了表面的茶香后,更重要的是口中的味道。正如同玉一样,玉的内在质量始终是第一位的,它应该成为衡量玉石优劣的首要标准,其次才审视皮色的俏丽。”

喝茶能静心、静神,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这与提倡“清静、恬淡”的东方哲学思想很合拍,也正是做玉人最应拥有的心态。

刘毅多次提到“回味”二字,在他看来,无论是玉还是茶,最初要给人以美感,更要给人以浓厚悠长的回味。玉的回味,正在于文化底蕴,好的作品,应该让人反复玩味而不舍得。这也是刘毅一直努力学习的内容。

刘毅夫妻每年都会参加工美协会举办的研修班,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与创作理念。他们会继续致力于把件与杂件的创作,力求将现代审美融入传统工艺,在吸收中创寻自己的风格。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热点新闻
投资收藏
图集欣赏
玉器视频

今日头条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1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每日精选

猜你喜欢

手镯就一定是圆的?这些手镯打破你的认知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