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大师杨曦:引领潮流也是一种贡献

发布时间:2016-12-29   来源: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杨曦,字南石,1960年代出生,毕业于苏州美术专业学校。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帮玉雕”传承人之一。

杨曦的艺术创作,注重作品文化内涵的厚重,雕琢精湛又刻意创新。他的作品往往将传统题材与现代审美理念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亦庄亦谐,亦实亦虚,含蓄中见节奏,新颖中透出灵气,天趣浑成。

你是怎么想到要选择从事玉雕这一行的?

1980年初中毕业,我就准备考美术学校。工艺美校有两个专业:红木雕刻和玉雕。但考进去之后,学生不可以自己选择,而是随机分配,就像抓阄似的。那时我非常想进红木雕刻班,因为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也被录取,原来一起学美术的,又是邻居,非常要好,就打算一起进红木班,没想到他分到了红木班,而我在玉雕班。后来想走走关系换班级,但没成功。

虽然我们是玉雕班,但在学校里学的只是美术基础知识:素描、色彩、图案、雕塑什么的,和玉雕扯不上一点关系。这样,正因为在校三年学的全是美术基础,就觉得自己将来应该搞艺术,有点排斥工艺,那时认为玉雕就是工艺的东西。那三年也可以说完全忘掉了玉雕。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实行定向分配,毕业后我肯定是被分到玉雕厂的,因而心里总保留着一个想换工作的念头。希望成为一个艺术家是永久的梦想。而从事玉雕这一行就成了一种偶然。

说起来也是那个年代的特殊性造就了我。我是家里排行老二,姐姐老大肯定是留在城里工作,按理我必须去务农。因为我身体从小就不怎么好,父母老早就想让我学门手艺,那样就好留在城里。父母的想法很单纯,只是要我好好学门技术而已。但真要说对我做玉雕这一行影响最大的,让我从不得不做,到慢慢喜欢,到自己肯钻研,乃至能有今天的成就,还是我父亲。如果没有父亲对我的强制性要求,可能我早就放弃了。父亲的鞭策方式很简单,无论加班回来有多晚,他都非得让我交一张画,我必须去临摹一张画,如果交不出来,就会挨骂。所以,别人在玩的时候,我非得画画。这样,到了初中后期,我已经不再需要父亲的逼迫,因为我喜欢画了。那时,反而是父亲劝我多出去玩玩,休息休息。初中毕业,我便以班级专业最高分而被美校录取。当时这意味着在同一起跑线上,我已经具备比较扎实的美术功底,这一切不能不归结于小时候父亲对我的“逼迫”。

哪一年被评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的?大师这个头衔对你有什么影响?

2006年我被评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大师这个头衔,当然是一种荣誉,但荣誉之外,我认为更多的是一种肯定,是对我这么多年来在玉雕领域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努力付出的一种肯定。我自己喜欢这个专业,一直都在思考玉石雕刻的创新,无论面对爱好者还是收藏者,我拿出去的作品,都要经过自己的反复思考,而不能随便忽悠别人。因此,大师的名头,实际上也是一种挑战,是促使我每年都拿出最新的设计,或者最有创意的作品。因为我本身是属于创作型的,喜欢不断创新,不喜欢重复。我把玉雕真正当做一门艺术,不断地对自己提出要求,要求作品都能有灵性与传统题材结合而产生的意境。

作为玉雕大师,你认为苏派玉雕都有哪些特点?

苏派玉雕在明清时,有过鼎盛,那时苏派玉雕很有特点。但是现代苏派玉雕究竟有什么特点,就很难说了,大部分只是仿古的延续。20世纪80年代,我们玉雕厂有个仿古车间,与乡下联营,把整个苏州玉器市场都做成了一个仿古的市场,仿明清、仿战国、仿汉。这没有什么特别的道理,完全是迎合市场的需求,追求经济效益。苏派玉雕以仿古为主,一是和市场有关,另一是和玉雕的人有关。因为从整体上看,当初从业人员具备创作能力的比较少。当时说,只要看到玉雕作品有仿古的图案,大家就会认为是苏工。但目前,苏州的玉雕界通过大家的努力,创作理念发生很大的变化,雕刻技艺不断提高,今非昔比,已逐步形成新的“苏帮”玉雕风格了。

看过你的不少得奖作品的照片,其中即使很传统的题材,也被你设计得很现代,你是怎么考虑的?

在玉雕艺术的创新方面,我闯出一条新路,那就是虚实结合的表现方法。传统的玉雕全部是写实,从头发丝到脚趾头全都清清楚楚地表现出来,而我在整个玉雕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现有材料的基础上,怎么更艺术化地表现所要表达的内容。像《千手观音》、《钟馗除妖>这样的作品,我都会有意地虚掉一部分内容,唯一的传统元素大概就是题材。

因为观音、钟馗、关公等人物形象,虽然都非常传统,但表现手法是可以创新的。这些人物本身有神的形象一面,将这一面虚化,在艺术上就是实的表现,而且能给观赏者留下更大的想象空间。这种虚实结合的效果,我觉得可以让人们获得某种艺术上的美感,从审美情趣上分析,这是臻至一种愉悦的境界。

《古韵》是我2005年获得天工奖的一件作品。当初雕琢时,我也大胆创新,首次运用平面设计原理,取古玉图案为表现元素,与作品的造型、玉料的色泽相配,这样就达到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也完全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

我进行创作,设计的灵感有时就来自于玉石本身传递给我的某种信息,设计之前,先观察材料,与材料进行认识上的沟通有时候他的厚度,形状、高低起伏的态势都会给我某种灵感。而有时候什么也想不出来,那时就只能放着看看,随着时间的推移,心灵慢慢地再和玉石贴近。

我个人对弘扬传统玉雕文化的理解,是承袭传统的基础上一定要有创新的手法,才能使一种文化得以传承。陆子冈之所以盛誉不衰,主要原因就是他创立了子冈牌。这种为大众所喜欢的玉牌款式,在当时就是一种创新。一直到今天,仿子冈牌仍为数不少,可见只有创新才可能将玉文化不断地传承和发扬。

你觉得自己的作品有哪些特点?在市场上有哪些升值空间?

我对自己的每一件作品都非常认真,只想拿出最好的东西,不会去刻意地去制造某种所谓的升值。如果要说升值,那也只是一种自然的升值,绝对不会为了升值去炒作。如果说我的作品要比其他人的作品升值空间大,那也可能是因为我对材料的选择近乎苛刻的缘故。

现在很多人只是单纯追求玉料的白度,而我首先要求玉料质地必须够细、够腻、够润,其次才是白度。并且,我还要求每件作品都应该有自己的创意。目前,真正流传在外面的我亲手制作的作品并不多。从这个角度说升值空间大,那是一定的。不过,即便是名人作品,在市场上的价格也存在地域性差别,苏州玉雕大师的作品,价格与上海玉雕大师的作品无法相提并论,但这并非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有什么高低之分,而仅仅是因为所处的地域不同。

很多人可能只是擅长某一类东西的雕刻,而我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涉猎,并且力求完美。我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会去做,像昆虫、花鸟、人物、动物、山水等等,画了那么多年的画,首先就是形态抓得很准。玉雕作品的造型,把形态抓准很重要。现在外面传言,说我明清仿古件最擅长,这也是因为我学了美术。高古玉中的对称纹饰图案,我不怎么喜欢,而明清玉件的表现比较活跃,更有发挥余地,所以就比较喜欢仿制。

“南石玉雕艺术工作室’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你的三种落款有什么不同的含义?

工作室其实早就存在,2000年以后才有了真正对外的个人品牌,即“南石玉雕艺术工作室”。要说品牌意识,我很早就有这种理念,可以说在全国的玉雕领域,我是第一个注册个人商标的人,包括落款:“龙”款、“辰”款、“南石”款。落“龙”款是我工作室创作的作品,由我亲自设计,工作室的师傅制作完成。

落“辰”款的是来料加工的产品。只有落“南石”款的,才真正是我一个人独立完成的作品,从设计到制作,全由我自己做。落“南石”款的作品,一部分被我收藏,另一部分被收藏家们收藏。“南石”款和“龙”款,我都进行了注册,这方面的自我保护意识很早就有。

虽然外面仍然有仿冒我的东西,但不多。因为毕竟不那么容易仿的,要么工很差,要么一看就知道刻意蒙人的,他们只是为了赚钱。其实,仿冒的大多数都是想做自己的品牌,但别人的东西毕竟是别人的,不会成为自己的。

目前和玉田稀缺,你认为其他玉种的价格也会跟着和阗玉一起上涨吗?你以后会不会接受其他玉种的雕刻?

无论哪一种玉料(软玉),涨价是肯定的,但幅度不一样。和田玉虽然越来越稀缺,但我个人没特殊情况仍不会接受其他玉种。和田玉资源少了,对我个人的影响实际上不是很大,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我用来雕刻的和田玉材料,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一定做得完。

你在材料上有什么特殊要求?材料的来源、每年在材料上的投入有多少?你怎么看待材料的行情?

我选择材料,首先必须是和田籽料,而且要求一定的白度和紧密度,必须是很干净的上等和田籽料。有天然颜色的当然更好,但还是以白色为主。我个人觉得质地好一点的青花料,创作起来会很过瘾,有天然颜色的材料,表现起来会更丰富,表达自己的创意也更有想象空间。

我基本是在苏州选购材料,新疆人会拿材料过来推销的。现在买料,已经不是想要多少的问题,而是看质地、看价格。大块原料一公斤已经达30万元左右,小点的把件,价格更高,核算下来可能要50-80万元一公斤,很难计算。以往我每年在材料上的投入都递增,今年我反而压缩,因为和田玉材料价格上涨过快,不得不谨慎。

说到价格,和田玉虽然价格暴涨,但也可能会有一个稳定期。如此快涨的材料价格,毕竟不代表玩家买家就能够马上接受。所以,在进材料的时候,我不能不考虑这层因素。同样的,材料价格如果一味地提高,出手也就不那么容易了,所以,会有一个稳定期的。据了解,原材料价格之所以涨幅惊人,一个大的原因是很多投资人的介入,他们收藏玉料,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注入大笔的资金,一下子就把市场烘热了,价格于是直线上升。换句话说,也就是加速了资源的紧缺。

好的材料越来越少,我选择材料的要求越来越高。因为整个市场玩玉的人多了,收藏的人多了,懂玉的人也多了,看雨的眼光也就越来越高。

你接受来料加工吗/加工费怎么算?

现在市面上落“南石”款的玉雕作品不多,因为是我自己做的,小件一年也不过十几个,大的就只有两三个。我本人是不做来料加工的。工作室接受的仅限于很要好的朋友。一年中差不多十来件吧。一般是朋友拿来材料,让我构思一下,设计出来,然后交给工作室的工人去完成。这样的东西我会落“辰”款。至于加工费,我们按克计算,最早的时候是40元1克,后来慢慢涨到100元1克,今年可能还会有所浮动。

对于来料加工的东西,我们只负责工,不负责原材料。加工时间的长短取决于设计的过程,有时候灵感的火花迟迟不来,那就要搁置许久,而一旦设计好了,那么制作完成就只需要一周左右时间。

对于网上的评论“雕琢卖不过料”,你是怎么看的?

我认为在这个行业里面,雕琢确实是卖不过料。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在玩玉,而不是玩工。我很想改变这种状况,但改变不了。其实,玉雕是一种文化,因为有了最好的设计以及最好的工艺,才赋予了一块石头以美好的寓意和灵魂。我个人很想呼吁,就好的材料来说,如果我们的工艺价格也跟着上去,那么还有谁玩得起呢?

现在专家评和田玉收藏有四大误区:“重古不道今,重色不重润,重皮不重质,重料不重工”,你怎么理解?对于充斥市场的假皮色料,又如何看待?

和田玉收藏,确实存在误区,这是部分商人的误导所致,纯粹是利益驱使。很多人没有好料,就宣传有色玉料,其实有色料立面含很多杂质。有的玩家被误导后,失去辨别好坏的能力,就不懂看料了。因为重皮色,以至很多人作假。以至很多好料也被加强了皮色,很难区分。其实,真正的好料,密度很紧,颜色根本加不进去,只是在表面而已。

无论加强皮色的技术多么高超,哪怕几十年不会褪色,它的价值依然有限。假的就是假的,再怎么样也不会变成真的。好皮一定有好的玉种,大部分白的玉,雕刻起来会感觉偏松,所以有“十白九松”这句话。偏青偏黄偏灰的材料,他的密度反而好得不得了。当然好皮如果有好料,它的价值就会非常非常的高。保留原皮只是为了证明是籽料,因为有青海料、俄料的冲击,很多人拿这些材料冒充籽料来骗人,所以才不得不保留一点籽料的特征,也就是留点原皮甚至皮壳。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热点新闻
投资收藏
图集欣赏
玉器视频

今日头条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1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每日精选

猜你喜欢

手镯就一定是圆的?这些手镯打破你的认知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