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融合之路的探索者——记扬州工艺美术师余勇

发布时间:2016-12-29   来源: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在2009年11月举行的“天工奖”评选中,扬州工艺美术师余勇的作品《扑蝶》喜获银奖。这是对他多年积极探索的一种肯定,也是他不懈耕耘结出的硕果。

作为扬州玉雕界一名富有进取精神的玉雕师,自1992年参加工作以来,余勇已经在玉雕行业奋斗了16年。在雕刻大师顾永骏、薛春梅、颜桂明的悉心指点下,他精益求精,不断创新,作品在扬州及全国性的玉雕评比中屡获佳绩。

余勇既有着在上海求学的经历,也有着在扬州创业的实践。在创作中,他将扬州山水与海派玉雕的处理手法结合在一起,收到了耳目一新的效果。

正处于创作高峰期的余勇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在他看来,玉雕作品既是作者玉雕技艺、思想境界的体现,也是一种艺术实践,是对社会、对人生的一种感悟。在这条道路上,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坚定走融合之路

90年代初,余勇从扬州玉器厂学徒出来后,劳务输出到深圳工作。2000年,为了掌握更多的玉雕创作风格,他来到上海,师从颜桂明大师,继续深造。

“颜桂明大师在人物的刻画方面很独到,在继承传统玉雕风格的基础上,又有自己的创新与思想,在保有清代人物玉器造型之外,融入了精细的现代表现手法,使得作品更具艺术性、工艺性。在颜桂明大师这里学习了三年,可以说是师傅手把手教出来的。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学习经历,提高了我对玉雕工艺的理解,加深了对原料的认识。”

三年学习结束后,余勇回到扬州创业。刚开始,他什么题材的玉器都做,市场反应也比较好,但慢慢地,他发现了问题的存在。

“我逐渐感觉自己没有特长和看家本领,这对一个玉雕师来说是很大的问题。没有特长,市场的接受程度有限,对将来的发展也不利。”

经过对自身各方面条件的分析,他决定将玉牌和手把件作为主攻方向,并将扬州山子雕中的山水与海派的处理手法相结合,打造属于自己风格的作品。

“扬州山子有悠久的传统,题材多用中国历史文化,作品具有儒家风范,书卷气息,山水楼台,雕刻人物惟妙惟肖,立体感强,意境很浓,而海派玉雕的作品线条简洁,构思新颖,细腻精致。如果将二者融合在一起,一定会有耳目一新的效果。”

对余勇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既然明确了目标,就要一如反顾地走下去。

经过多年的实践,他的探索之路终于获得了回报。

2005年,作品《同僚》在中国宝玉石协会举办的“天工奖”评选中,获得优秀作品奖;2006年,在“中国玉石雕精品博览会”大赛中,他创作的白玉把玩件《裸女》荣获优秀作品奖;2008年,在扬州举办的“中国玉石雕精品博览会”大赛中,白玉《山水牌》获得“百花玉缘杯”银奖,白玉《吹箫引风壶》获得铜奖。2009年,作品《兰花瓶》、《俏色关公》(手把件)获中国玉石器“百花奖”(北京)银奖。

目前,余勇的个人工作室已经有十多个学徒,这里也成为他推陈出新、创新实践的平台。

追求作品意境的表达

创作玉牌,首先要选择好的玉料,做到量料取材,因材施工,玉牌的加工不同于其它佩件的加工,对材料质量要求较严格,一块来之不易的玉料,对创作者来讲是一个考验。题材的选定,整体造型,施以什么样的工艺,这些都是最终影响玉牌价值的因素。

“在玉器学校学习时,顾永骏大师曾告诉我们,玉雕意境是我国美学思想中的一个重要范畴,它体现了艺术的内在美。同时,玉雕还要适应现代社会需要,根据藏者情趣和风俗习惯来设计;我的恩师——中国玉雕大师颜桂明也指出,玉雕设计的题材应来源于中国诗词、书画,能深刻表现宇宙生机和人生真谛,并进入无比广阔的艺术空间。”

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更加具有文化气息,传达出富有创作者个人风格的韵味,余勇广泛涉猎其它艺术门类,如绘画、牙雕、竹雕、寿山石雕以及扬州传统工艺漆雕等,从中吸收养分,并借鉴运用到玉雕创作中。正如他所说,艺术是相通的,所有的这些领域都有学习的地方。

2008年,余勇创作的白玉《山水牌》在多项玉雕评比中屡获佳绩,其创新手法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和认同。作品运用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方式,采用浅浮雕法,构图巧妙,层次清晰,意境悠远,洋溢着浓厚的儒雅气息。

“这件作品的创作借鉴了扬州山子雕的透视法,并结合海派玉雕简洁的线条处理方式,在一块玉牌上表现出了山子雕的意境效果,将景与情较好地融合在了一起。虽然玉牌是平面的,但却给人视觉上的立体感。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可喜的是,这种尝试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坚定了我的信心。”

随着雕刻工艺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电脑雕刻机。但余勇对此却不以为然。十几年来,他一直坚持手工琢玉,对此,他有着自己的看法。

“有人用电脑雕刻机来代替人工的雕琢工艺,尽管雕琢出的玉器也很精致,但它推动不了玉石本身蕴含的价值,也推动不了人赋于玉石的价值。应该说,玉雕创作方式有它的独特性,它是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的产物。”

在创作中,余勇一直坚持作品创意的价值,力图通过精妙的构思、独到的设计,使作品化腐朽为神奇,体现出智慧的光彩。

2006年,他创作的《裸女》获得“百花玉缘杯”优秀作品奖。谈起这件作品的创作,余勇依然历历在目。

“作品的材料是一颗完整的新疆和田子料,内质细腻,白度一级,但是有二块石僵,外表包裹着漂亮的表皮,这给我的创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取舍难断之时,经过很长时间的观察,我决定减少玉料的浪费,俏色巧雕。两块皮色,一块设计为裸女飘逸的长发,一块设计为裸女的围裙,中间的白肉设计为裸女的上半身。作品出来后,人物形态生动逼真,整块材料焕发了青春,赏心悦目,浑然天成,有着很强的把玩性和收藏价值。”

只是艺人 成为不了商人

经过多年的玉雕创作,余勇对玉的理解也在不断加深。在琢玉的世界里,他享受着成功的喜悦,也丰富着自己的人生。

明代画家董其昌论作画时说:“每朝起看云气变幻,绝近画中山。山行时见奇树,须四面取之,树有左看不入画,而右看入画者。前后亦尔。”审玉也是如此,须从不同角度方向,反复进行审视。绘画有许多随意性,空白的画纸任作挥毫泼墨,而玉雕只能在有限的玲玉上来确定造型,就必须以玉料为基础,构建与之适应的题材,并力求显值,提高玉石的利用率,从而创造出精美的玉器作品。

“我希望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从而使自己的作品别具一格,给观者以广阔的想象空间和美的享受,同时,也表达自己对社会、对人生的感悟。”

“玉器雕琢追求逼真传神和适度夸张,然而要使玉器作品传神,有意境,不是任何人都能达到的,只有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博览众长,才能发现其中奥妙。我希望通过艺术实践,将自己内在的思想通过玉器表现出来,并得到市场和消费者的认可。”

余勇坦言,自己只是一个手艺人,永远成为不了商人。

“不管行情好坏,我都会耐心地坚持下来。现在,我还处于成长阶段,还有很多学习的地方,个人的修养和综合素质都需要加强。对于我来说,目前的局限是没有更多的时间出去转,出去学习。”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赏玉、玩玉的要求越来越高,这就要求年轻一代玉雕师与时俱进,转变思想观念,把扬州传统玉雕提升到一个新台阶!我会朝这个方向不断努力,为扬州玉雕的兴盛做出自己的贡献!”

《山水牌》

《扑蝶》

《仕女牌》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热点新闻
投资收藏
图集欣赏
玉器视频

今日头条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1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每日精选

猜你喜欢

手镯就一定是圆的?这些手镯打破你的认知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