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扬顿挫 郭石林谈四位玉雕大师的艺术特点

发布时间:2016-12-29   来源: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岱岳奇观》张志平、《玉雕论者》宋世义、《诸仙朝圣》冯道明、《四海腾欢》郭石林。这四位玉雕大师尤如抑扬顿挫之音,将当代玉雕谱成一首意境绵长的曲。各具魅力,各领风骚,在艺术语言中找到玉雕共通之美,在个性的张扬中又展现自身的玉雕之风。他们所绽放的光芒已成为当代玉雕界一道色彩斑斓的景,他们留给后人的珍品,更如一座丰碑,在历史的波涛中屹立不倒,璀璨于世。

抑扬顿挫之抑,被解释为降低,然而这种低调与谦虚正是张志平所特有的处事风格。无论是人还是玉,都在低调与平凡中默然前行,然而他在艺术上的突出成就却无法被他低调的为人所淹没。张志平尤如一位儒雅的学者,在他的心中充满了中国人传统的谦虚与内敛。纵然是参与设计创作了国宝《岱岳奇观》,声名鹊起,但他依然豪无张扬。他所追求的是在宁静处全身心的投入,在荣誉前不被浮华所动,一心只为搞玉雕的心境。他始终认为只有踏与实才是成就玉雕珍品的关键,稳扎稳打的功底,笔耕不辍的磨玉,成就了如今声名远扬却仍旧朴实低调的张志平。

他的一生尤如雪中寻梅,纵然是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坎坷,他也能够泰然处之,在冬雪中不畏严寒,只愿寻得梅花香。他的作品多用含蓄表露人生,用平和与委婉唱出深意。“冬前冬后几村庄,溪北溪南两履霜,树头树底孤山上。 冷风来何处香?忽相逢缟袂绡裳。酒醒寒惊梦,笛凄春断肠,淡月昏黄。”张志平正是用心来雕琢这样一个踏雪寻梅的意境。他把一块不算太好的翡翠“山料”,硬是变为了神奇的《寻梅》: 白雪、绿竹、梅花黑枝干、老叟、顽童,形象地表达了不畏严寒踏雪寻梅的意趣和神韵,令人叹为观止。观张志平的玉雕作品,总能给人一种平和之感,安静之态,那种内敛与含蓄,温婉与雅致,正是他解读中国古典文学的产物。若是人则必有情,若是景则必有意。

他的玉雕山子也正是在这种朴与实之间用壮美之景打动人心。就像他的山子《岱岳奇观》、《蓬莱仙境》纵然气势恢宏,也仍旧用一种含蓄而不张扬的态度来表达。所以说张志平本身就如一块美玉,在朴实无华的外表下是一个温润通达的世界,在艺术的磨练中成就了他刚毅耿直的秉性,他对玉雕的那份爱,在一个“抑”字中融化了顽石,温暖了璞玉。

朝于上海讲玉雕,夕于阜新搞研讨,字欣然,号痴人,正是宋世义玉雕态度的最佳写照。其人“扬”,其艺“扬”,作品更突显个性,洒脱不拘。宋世义为人豪爽,他多年的玉雕心德,雕刻技法,在讲座之时皆无保留的传授来者。20世纪80年代,曾在清华大学美术院学习艺术史论,又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高级研修班进修的宋世义具备了较高的文化理论修养。他每每讲座,都是听者爆满,好评如潮。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和现实的艺术实践相结合,纵横交错的精彩演讲,使听课者受益匪浅。他常常结合自己的代表作,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谈创作构思,谈艺术特色,谈创作经验,谈雕刻技法。偶尔兴起还会现场示范,现场传艺,令人可亲可敬。宋世义认为,玉雕就是有形的文化,将这种技艺与文化发扬光大是他毕生追求。

观其作品,更能感受到一种张扬的个性,饱满的态度与激昂的情怀。纵然是传统的白菜螳螂,他也能雕得威风淋漓。白菜叶面大胆翻卷,螳螂矫首昂视,举臂向前,双目圆瞪,气势逼人。他所追求的是一种饱满而丰盈的美,他手中创作出的人物,体态丰满,面部圆润。哪怕是观音也宽解衣衫,袒胸露乳,双胸丰满,安逸中透出威严。不光是人物的饱满与洒脱,宋世义更注重构图与整体效果的完美。那种在接受现代美学影响下的敢于表现,敢于突破的思想,使宋世义的作品纵然是传统题材,也能显露出那种大胆与饱满的气势。《藕花深处》中叶与人的相称,水与天的对应,白与绿的对比,皆显示出一种恍若天成,毫无瑕疵之美。《长生殿》吸取舞台效果,黑色建筑为背景天幕,白色人物好像是舞台上的追光,前后烘托,人物影像清晰,形象优美,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动与静、曲与直、虚与实、黑与白的巧妙处理,在沉郁的背景衬托下,使这一切都统一在如梦如幻的月色中。也许是对艺术理论研究的深入,也许是因为制玉技法的精湛,无论是宋世义的人,还是他的作品,皆透出一种饱满的形,自信的美,张扬的气势。

顿,停顿,但又有立即,突然之意,这种在多日冥思苦想之后突然的灵感闪现,正是冯道明创作玉雕的一种境界。冯道明不是信手拈来的玉雕大师,这种创作思路的酝酿是一个痛苦而又快乐的过程。就像在顿悟前的冥思苦想,就像一只快速旋转的陀螺,所有的努力都只为设计出最佳雕刻方案的那一刻。然而当思路清晰时,冯道明又将投入另一个境界,创作境界。不被外事所扰,如入无人之境。冯道明也正是在这一停一顿之间,创出了多件玉雕珍品。

然而这种顿又像是书法中的顿笔,是力与气的凝结。冯道明犹如一位含笑不言的智者,在他和善的背后却经历过不同的人生磨难。就像他对玉雕作品注入的灵魂与生命。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在形与意,神与情的融合中苦心经营。这种厚积与薄发正如书法中的顿笔,在沉思与积累中行笔,在精心雕琢与身心磨练中收笔。就像由四色玛瑙石雕琢而成的《春望》,一位白衣傲雪的学士,在院落里徘徊着,张望着,似有所期盼,也似无可奈何。那意境,竟然与一千多年前唐诗《春望》如出一辙,我们仿佛看到这位玉雕大师跨越了千年,与先人进行了一次心灵的对话。

在创作八大国宝之一《诸仙朝圣》的过程中,我们更是看到了这位玉雕大师在创作过程中身与心的磨练。这件6年磨一剑的作品,重1997公斤,高1997.7厘米,是翡翠摆件中最大的作品,“诸仙朝圣”四字由赵朴初题字,是一件堪称一绝的稀世珍宝。作品表现王母娘娘圣寿,诸仙赴蟠桃会的欢乐场景,远看气势如虹,近看雕工毫发毕现,真乃令人心灵震撼的惊世之作。然而冯道明为此付出的是过人的毅力,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纵然是生病三个月,他也不曾停止过工作。6年如一日的全身心扑在《诸仙朝圣》设计与雕琢工作上。这种在顿挫中磨练的意志,在苦思冥想后萌发的创作灵感,在不断雕与琢中诞生的世间珍品,都是冯道明在一个“顿”字中所要传达的琢玉气质。

悦耳之音必讲抑扬顿挫,然而其中的挫却是将转与折,收与缩完美演绎的关键。郭石林正是将生活中的“挫”变成美,将艺术中的平变成“挫”,增添飘逸,增加对比,变粗陋为圆滑,变平淡为神奇。面对生活中的困境,他变“挫”为美,对玉雕的热爱使他不断探索。在师从玉雕老艺人方寿金和玉雕宗师王树森老艺人后又赴中央美术学院进修,深造美术理论,熔绘画与玉雕为一炉。对于当代玉雕从业人员的态度,他大胆提出提高从业素质的建议。磨玉本身就是一种精神的打磨与时间的历练,只有经受住精神与肉体的磨练才能做出珍品。然而在这种磨挫中,只有提高自身文化内涵,丰富自身修养,才能化平凡于神奇,在寂寞中感受艺术的精神升华。

对于艺术他更是善于将曲融入其中,但看他的《劈山救母》,层云叠嶂,衣带飘逸,整个作品从底部至顶部皆是由飘渺的云,飘逸的衣构成。这种转与折的运用,这种曲线美的表达,既是他多年雕刻技艺的累积,更是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理解的一种态度。在平凡的作品中善于富裕作品曲线的美,就像他的《观音》《女娲补天》,在飘渺中达到一种意的境界,在曲折中达到一种形的描述。如风吹,如水动,这种自然而婉转的表现手法一直是郭石林追求的意境,也是他作品传达的一种美的灵动。

除了对线条转折的把握,郭石林的“挫”还体现在强烈的对比上,这种意境与感情的转折,视觉上柔美与刚硬的对比,更是郭石林对“挫”的演绎。他的作品《吕布戏貂蝉》,创作时郭大师为了雕琢出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翻阅了大量关于吕布与貂蝉的作品、画像,以及有关三国时的其他将军和仕女装束的资料,塑造出了有血有肉的吕布和貂蝉。通过面部表情、装束刻画出了吕布将军的威武之气魄,貂蝉的柔美、娇媚,将眉目之间的神情气质,复杂的情感交流,刻画得细致入微。最为妙处是郭石林还用剩余的边角料做了一个枪头安插在吕布手握的武器上,浑然天成。使吕布的威武之气更加生灵鲜活。这种刚与柔的强烈对比、粗矿的外形与细腻内涵的对比,都是成就这件佳作的关键。

曲讲抑扬顿挫,玉雕更讲抑扬顿挫。张志平内敛含蓄中的抑,宋世义豪爽自信中的扬,冯道明意境深远的顿,郭石林线条飘渺的挫。这四位大师在艺术中铸就了个性,更在磨练中成就了玉雕。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他们所成就的已经不单单是一件传世的珍品,一种技法的传承,而是属于一个时代的玉雕烙印。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热点新闻
投资收藏
图集欣赏
玉器视频

今日头条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1
致契阔和田玉教你如何选购和田玉籽料手镯

每日精选

猜你喜欢

手镯就一定是圆的?这些手镯打破你的认知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