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花隔云端:翟倚卫诗情画意的新海派文人玉牌

发布时间:2019-02-03   来源: 互联网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求凰·琴歌》

自2005年以来,翟倚卫斩获各类大奖已如探囊取物,漂泊多年的翟倚卫先生明确了“新海派玉雕”的创作风格,成功突破了子冈牌的传统定义,那么,到底“新海派玉雕”作品的题材、工艺、审美与传统玉雕具体有哪些区别呢?“卫”款玉牌究竟有哪些魅力让众多藏家为之疯狂?

为符合白玉的材料特质,翟倚卫诗情画意的文人玉牌的主要题材就是两个字——美人。细腻、柔滑、含蓄,是白玉和美人的共通之美。翟倚卫玉牌上的美人都隐藏着一段爱情故事。

八十年代后的上海,已恢复了些许十里洋场的风流和摩登,电影院林立,爱情片尤其火爆。当时为电影院担任美工的翟倚卫时常绘制电影海报,电影海报要求以一幅画面来表现整部电影的精髓,因此翟倚卫在当时练就了高度概括故事的绘画创作能力。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怨不能,恨不成,坐不安,睡不宁 。一个“情”字,牵连多少痴情儿女。没有什么比爱情更能打动人心。于是翟倚卫牢牢把握一个“情”字,这也成为后来翟倚卫玉牌上所有女子的主题,背影、侧影或回眸身姿,留下一段段令人遐思的故事。

在日本、瑞典留学的经历颠覆了翟倚卫对传统玉雕题材的理解,他的作品上,既要保留古代女性传统的温婉娴静,又要展现当代女性的个性,于是他作品上的美人既古代仕女,也不能是当代豪放女,而是思想半解放,女性逐渐觉醒,在古代和当代期间过渡的民国范儿。

子冈牌前画后诗,方寸之间表现很多东西,局限性较大,因为它回旋的余地小,制作要求也高,制作难度相对就大,非常考验设计者的功力。但是正因为如此,玉牌的画面性、美术性、文学性更强一些。

1.jpg

天工奖金奖的《早春》

比如曾获天工奖金奖的《早春》,独具创意的是把撑船少女定格成背影形象,这种大胆的艺术处理表达了“意在画外”的中国美学思想,使作品富有想象。在工艺上成熟的运用了传统的浅、中浮雕,并将现代点、线、面原素融入了作品中,使得传统的子冈牌符合当代的审美观。首先题材上就打破传统玉牌的桎梏。

除了题材,玉牌的工艺难度也是玉雕形式里最难的。翟倚卫先生谈到玉牌的工艺难度,也感叹得益于少年时的学习经历,玉牌主要是浅浮雕,需要剃底子,底子推平是很难掌握的,翟倚卫在玉雕厂是学过做器皿件的,器皿件需要有推平表面的基本功,以前做的仿古器具,仿古青铜器等,器皿件表面有浅浮雕,都是在一个平面上,那就需要剃底子,当时做器皿件的基本功,对后来翟倚卫创作玉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翟倚卫先生的作品,其唯美的画面效果给人的震撼自不必说,一花一草,一台一阁,看似具象的事物,细品后我们就会为大师的艺术剪裁和独具匠心的构图感叹,意在画外体现的淋漓尽致,不是“手挥五弦”的“形”,而是“目送归鸿”的“神”。

2.jpg

如《春雨潇潇》,一位雨中少女撑伞踽踽独行,看双燕飞过,神情黯然的形象,立刻让人联想起戴望舒的名诗《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同时令人联想到“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那份哀愁令人为之心碎。

3.jpg

多次获奖的玉牌《午茶时分》,以写实的手法,生动传神地刻画出人物栩栩如生的神态,这种娇柔含羞之态,自然而然地使人眼前浮现徐志摩名篇《沙扬挪拉》中的诗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那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陌上人如玉,美人世无双。

柔美的美人和温润的白玉相得益彰的结合,那画外的令人深思的故事,是不是也触动观者的情肠?这个故事是不是也暗合了你的心事?藏家收藏的,有时并不是一块玉料,一个玩物,更多的是这件作品引起了藏家的共鸣,收的是一段往事,藏的是一个故事。比升值更能打动人心的,是内心深处的共鸣和记忆深处的诗情画意。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热点新闻
投资收藏
图集欣赏
玉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