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马难追 门户 玉器常识 查看内容

1937年北平东交民巷国际盗宝案

2020-10-23 21: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0| 评论: 0

摘要: 1937年北平东交民巷国际盗宝案从“铁百万”说起1937年12月21日夜晚,月黑风高,沦陷的北平城在日寇铁蹄的践踏下一片死寂。唯有享有治外法权的北平东交民巷内仍然灯红酒绿,来自欧美的红男绿女,自恃强国子民,依然在 ...
1937年北平东交民巷国际盗宝案从“铁百万”说起
1937年12月21日夜晚,月黑风高,沦陷的北平城在日寇铁蹄的践踏下一片死寂。唯有享有治外法权的北平东交民巷内仍然灯红酒绿,来自欧美的红男绿女,自恃强国子民,依然在悠扬乐曲声中翩翩起舞。然而,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位于东交民巷东口路南的俄国俄华道胜银行的院内仓库里,却发生了一起震惊海内外的国际盗匪集团抢劫银行库存珠宝大案。抢劫主犯是来自4个国家的8名“黄毛绿眼睛”劫匪,与之相互勾结助纣为虐的还有十余名中国不法分子。所抢珍宝数量之大、案情之复杂,都是十分罕见的。3名被盗货主之一,就是当时名噪全国、亚洲乃至欧美的著名珠宝巨商,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在回顾这次国际盗宝集团案的时候,不妨先说说这位“铁百万”。

从20世纪初到1948年,河北省三河县(今三河市)大厂乡大马庄(解放后划归大厂回族自治县)曾经走出过一位响誉海内外的珠宝古董巨商、著名爱国大收藏家。他姓铁,名广善,字宝亭,是民国时期中国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的珠宝古董超级巨头。“翡翠大王铁百万”是当时中外商人送给他的绰号。

清朝末年,子承父业,他在北京前门外廊房二条里开设了“德源兴珠宝店”。日复一日地刻苦磨炼,终于练就了一双鉴定珠宝古董的“慧眼”和极为高超的经营头脑,在商场屡屡出奇制胜,生意愈来愈红火,实力愈来愈雄厚。许多外国人也慕名而来,采购珠宝,有的还成了生意场上的朋友。他曾应日本和欧美等国家的邀请,携带着珍贵的藏品和他亲自指导制作的精美绝伦的玉石雕刻等艺术品,参加巴黎、芝加哥等国际博览会,屡屡引起轰动,生意愈发兴隆。

清末民初,逊位清帝溥仪入不敷出,便以大批宫藏珠宝做抵押,向花旗、汇丰两银行借款。因为到期无力还款,所抵押的珠宝成了“死当”。花旗、汇丰两银行又不了解这些珠宝的真实价值,为了及时收回本息,便聘请铁宝亭作为权威鉴定人,以便售出。铁宝亭不仅定价合理,取得了银行的信任,在得知日本商人要争先抢购这批国宝时,他又费尽心机,请马鸿逵做后盾,筹措巨额资金,并联络诸多京城珠宝古董巨商,共同收购这批宫藏珍宝,尽量不使外流。受此启发,他日后逐渐改变经营方针,大力收藏有价值的珠宝古董(即使转让也只面对国内收藏家),甚至不惜重金设法收回已经被外国人买走的古董珍宝,制止了部分国宝外流。外商对此既惊诧又佩服;对外销售则以自购原料、亲自策划指导加工为主,制作了许多雕琢精美的珠宝首饰和大件玉雕精品,销售日益旺盛。

铁宝亭一生究竟积累了多少财富,由于当时的商业统计学还处在摇篮之中,铁宝亭的保密工作又做得特别好,恐怕谁也说不清了。有资料显示,30年代中期,由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主持建造的钱塘江大桥总结算价为银元550万元;而当时铁宝亭聘用的律师刘煌后来披露,“铁百万”已经积累了1000多万块银元的财富,相当于修建两座钱塘江大桥所花的钱。按照当今的价值,当数以十亿计了。

这位富甲天下的珠宝古董巨商,终其一生,始终自甘淡泊,洁身自好,生活简朴,简直“抠门”到家了。他全家经常粗茶淡饭,虽然安有电灯,但到了晚上除小孩做作业,其他都点煤油灯。他在店铺每天和员工吃一样的饭菜,多数是在“月盛斋”从熟肉店端来一盆肉汤或熬白菜。他毕生不吸烟,不饮酒,不看戏,甚至不喝茶水,更不要说沾染声色犬马之类了。他外出做买卖从来安步当车,很少乘坐汽车。夏天走路渴了,路边有的是卖冰棍和酸梅汤的,他却从来不买,只要找个井窝子讨瓢凉水灌下肚就行。他到外地做买卖,虽腰缠万贯,除了必要招待,自己常常带着小罐炸酱,拌上花两个铜板煮的清水面条。但他在慈善事业上却十分慷慨,兴办和赞助了4所小学和两所中学,并常年周济穷苦百姓和小商贩。所以,他同时又给人们留下了“铁大善人”的美称。

可是,“翡翠大王铁百万”从一个满脑袋高粱花子的种地农民,到成长为一名世界级的珠宝古董巨商,究竟要爬过多少座大山、跋涉多少艰难的征程啊。 他所遭遇的轰动中外的国际盗匪集团抢劫案就是其中一例。这一重大案件与日寇入侵华北是分不开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 comlimi ; 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 comlimi@vip.qq.com

  • 收藏
  • 邀请
  • 分享到

最新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自行DIY添加广告alt属性
自行DIY添加广告alt属性
微信二维码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