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玉雕专家:玉龙奖是中国玉雕文化发展的内动力

2016-9-21 10:12| 发布者: shitouzhai| 查看: 90| 评论: 0

摘要: 四大美女•吴德昇竹摇清影•易少勇双龙戏珠•沈德盛一路连科•颜桂明原创性、创新性、引领性,决定了上海“玉龙奖”的质量,决定了它在中国玉石雕刻界的领头地位。哪怕它曾经因某些原因中断过评选,可是恢复后的玉龙 ...

四大美女•吴德昇

竹摇清影•易少勇

双龙戏珠•沈德盛

一路连科•颜桂明
原创性、创新性、引领性,决定了上海“玉龙奖”的质量,决定了它在中国玉石雕刻界的领头地位。哪怕它曾经因某些原因中断过评选,可是恢复后的玉龙奖,其评选规则不流于表面工夫,注重作品内在创作功底,使其在国内玉石行业各奖项评选的重要性显而易见。由此,玉石雕刻者、玉石雕刻工厂、玉石经销商、玉石资深藏家、玉石爱好者纷涌而至,聚集在这一平台上交流,获取最新鲜的玉雕行业动态、投资指引信息。
可不少普通大众看来,“玉龙奖”的观赏性、权威性及对上海玉雕产业的促进作用却还是不甚明了,本期《艺术品投资》周刊在第四届上海“玉龙奖”开展前夕访问了参展群体中的数位代表者,详细解析“玉龙奖”的精彩,解读“玉龙奖”的深远意义。
业内专家代表:
马进贵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行业协会副会长
“玉龙奖”立足海派,面向全国的活动思路顺应了时代的发展需求。不以营利为目的,不收取高额参展费用的活动原则,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吸引诸多业内外群体参加活动。就某些方面而言,还解决了中国玉石发展由于地区差异而造成的创作者素质参差不齐的现状,让他们有机会在活动上从玉石的设计理念、雕刻技艺、雕刻手法等各个方面全面了解最新的玉石表现形式,从而快速提升自身表现力,促使整个行业的进步。
马进贵认为,在国家提倡文化发展的趋势下,现今中国玉石发展前景很广阔,尤其近几年和田玉石开始走出以往因历史原因造成的市场空白期,逐渐走进百姓家,被百姓所认识,所了解,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交易市场,购买群体逐年递增。可是玉石收藏与字画等大众收藏群体的藏品相比,还属小众藏品,尽管收藏群体发展速度很快,但从认识到精通必定有一个过程。
而且一般玉石具有两种属性,一是商品,二是作品。商品有一定装饰作用,流通中通常被当作时尚感强烈的消费品,不具备艺术品的条件,只有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才能称为艺术品,有收藏价值。若不具备一定的鉴赏水平,很难准确分辨。此时“玉龙奖”就发挥了指导性的作用,让大众通过活动展示、评选等环节,广泛且深入地欣赏到优秀玉石作品。
这样,看多了精品,知道了精品究竟好在哪里,心里就有了比较,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在交易市场中游刃有余地购买玉石作品。不然,鲜少接触精品,总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就是最好的,局限了自身鉴赏水平,很容易犯错。而且随着大众鉴赏能力的不断提高,最大收益者其实就是广大的玉石收藏者。因为精通的藏者多了,市场就规范了,一些瑕疵品、赝品没有了生存的土壤,只能选择离场。
玉石雕刻者代表
吴德昇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身为第三届上海“玉龙奖”专家评委,吴德昇以为活动最精彩之处在于帮助年轻的玉石雕刻者树立了创新进取的信心,增强了老一辈玉石雕刻者坚持创作的决心。
近些年中国玉石行业飞速发展,形成了一定的产业链,其实每个环节都备受关注。尤其是雕刻人员越来越多,这使得好的作品也随之增多。而且作品注重工艺创新、题材创新,呈现出强烈的时代气息。“这表明中国玉石得到了大众的普遍认可,从业人员也不再简单地把玉石雕刻看做工艺制作,而是注重内含,把玉石雕刻当作艺术品在创作。”吴德昇很欣慰地说道。
他坚持玉石雕刻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艺术和工艺是相通的,艺术并不高于工艺,但雕刻工艺是艺术创作的前提,工艺基础扎实了,创作时才能随心所欲,完美地表现心中所想。吴德昇语重心长地说:“雕刻者创作时必须静下心毫无杂念,不能盘算着这块玉石完成后能获得多少经济收益,如此才能真正创作出给观者带来视觉和心灵享受且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品。”
所以,吴德昇将这一坚持带到了“玉龙奖”参展作品的评选中,但凡工艺表现精湛、富有艺术创造性的作品都给予一定的奖项予以鼓励,哪怕有些地方的还存有欠缺。也因此,体现了“玉龙奖”引导玉石收藏的原则。

玉石资深藏家代表 陈逸敏 高级工艺美术师、老凤祥典当行总经理
作为第一、二届上海“玉龙奖”的筹办者之一,陈逸敏与“玉龙奖”感情极为深厚。依旧清楚记得当时市场中玉石精品并不多见,国内也没有一定规模的专业玉石展览会,爱好者们少有机会欣赏玉石精品。有识之士便以弘扬中华玉文化,繁荣宝玉石市场,促进海内外宝玉石界间的合作,不断提高宝玉石产品的艺术品位及技术质量为宗旨,组织诸多玉石经营商共同举办“玉龙奖”,聚集各种材质、各种表现形式的玉石精品同台竞技、展示。
“这样便创造了一个氛围,把热衷玉雕创作的或是喜欢玉雕的群体聚集到一起,互相交流学习,共同推动玉石文化,尤其是海派玉雕文化的发展。”陈逸敏表示,正是因为“玉龙奖”的巨大影响力,使得关注海派玉雕人多了,参与海派玉雕创作的人也多了,海派玉雕的整体实力大幅提升。比如,现在海派就拥有吴德昇、易少勇等国内玉雕界知名的玉石雕刻大师,作品表现形式更为广泛,人物、花鸟、炉瓶、玉牌等都有涉足,且都极具特色。
这些同时也将“玉龙奖”推向了自我升级的当口,所以自去年 “玉龙奖”恢复举办后,主办方为体现公平、公正制度,在专家评委团中增设了监督评委。其主要责任不在于评审哪些作品好,哪些作品不好,而是从初选开始,以第三方的身份监督专家评委是否公正、公平的对每件参展作品进行评审,以保证最终获得奖项的玉石作品真正实至名归。
此外,为扩大获奖玉石雕刻创作者的宣传力度,“玉龙奖”还增设了拍卖环节。今年就将选择十件优秀的玉雕作品,以适中的价格进行拍卖,获取的资金则全部投入到下届“玉龙奖”推广中,提升知名度。
玉石经销商代表
刘月朗:扬州金鹰玉器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
“玉龙奖”评奖与展览联动的活动方式,超越了通常意义的玉石作品竞赛。已按照当初创立者的愿望,成为事关行业发展的盛会与玉器行业的风向标。
第一届开始,便参加“玉龙奖”的扬州玉石经销商刘月朗,对于“玉龙奖”再次举办很是兴奋。他以为海派玉雕大师在中国玉石界具有很大影响力,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玉龙奖”以海派玉雕为基础,进一步展示了大师们的作品,同时也带动整个玉器市场的发展,拉动了市场的消费力。
而且上海是玉石创作基地,在中国玉石行业内分量很重,不仅优秀的玉石创作者多,经营商也多,每届参展作品的品质更是很高。其展示的决不只是表面看来的唯美,而是创意的力量,是玉雕工艺在前进步伐中新的思想与思考。这让一些玉石雕刻的年轻从业者,接触到了新工艺的表现手法,从而提升了玉石行业的雕刻实力,让经销商对市场前景充满信心。
最重要的是,“玉龙奖”透明度很高,作为参展者能够清晰地看到公平、公正的活动宗旨,清楚地了解为什么自己选送的作品获奖了,为什么没有获奖,究竟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以便及时改进。
大师寄情:中国玉雕大师们成长的摇篮
无论是见证“玉龙奖”逐渐成熟的老辈玉雕大师,还是参与早期“玉龙奖”评选的实力派玉雕大师,抑或是“玉龙奖”评选活动的金奖得主,不约而同地提到两个字“摇篮”。
在他们的心中,不管中国玉石雕刻类评选活动如何发展,“玉龙奖”始终是走在市场发展前沿,引领着玉石创作,更源源不断地培养着优秀的玉石雕刻者,为中国玉石文化持续发展勤恳地耕耘着。
大师眼中的“玉龙奖”
倪伟滨: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作为第一届、第二届上海“玉龙奖”的参与者,倪伟滨对“玉龙奖”有着独到的理解。他以为“玉龙奖”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走在市场最前沿的玉石作品评选活动,弥补了玉石文化发展历史中的空白,推动了整个玉石行业的发展。尤其是活动使得一些玩玉石的商家涉足海派玉雕,将他们对玉石文化和工艺的理解传达了出来,填补了之前海派玉雕在传统玉雕技艺上的不足,加快了海派玉雕的发展和成熟。
虽说“玉龙奖”因某些原因中止了11年,但依旧是行业内颇具影响的品牌活动。其提倡的海纳百川活动原则,为玉石创作者创新营造了一个宽容的创作环境。在这里没有门户,没有排挤,是一个开放交流的空间,为传统玉器文化发展起到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
要持续发展,则需要更加注重传统文化,注重艺术表现,关注创新型的玉雕作品。“人是活的,玉是死的。活人琢死玉,可以把玉琢活;死玉琢活人,可以把人琢死。”倪伟滨坚持,创新不仅可以增添玉石的艺术价值,同时也可以使创作者有效地传承玉石文化。但艺术创新必须体现出中国的文化,要能够代表一个时代,具有时代的气息,是创作者自己艺术思想和艺术语言的体现。
“玉龙奖”伴我成长
王平: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王平可以说是跟随着“玉龙奖”一起成长的中国玉石雕刻群体中的中坚力量,作品注重表述心声,善于捕捉灵感,充满着浓厚的传统艺术气息,形成了大气大势大手笔、大仁大义大风范艺术风格。
他介绍,当初参展时仅是玉雕厂里的学徒,玉石创作之路刚刚起步。正是“玉龙奖”开拓了他的眼界,让他欣赏到了各个玉雕派别代表性精品,汲取了他人好的设计理念和先进的雕刻工艺,尝试着以刀代笔进行创作,使作品成为了集文化内涵、精湛工艺与视觉享受于一体的艺术品。
对于之前举办过的三届“玉龙奖”,他以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每届挑选的参展作品标准也发生着变化,越来越具有时代特性。注重玉石材质的妥善运用,注重创作思想的创新,注重雕刻工艺的表现方式,展示出了玉石雕刻最高的水平,成为引领市场的风向标。尤其“玉龙奖”以展示海派玉雕为主的活动目的,凝聚了整个海派玉雕的创作群体,加强他们之间的交流互动,促进了各自的技艺的提高,也让年轻一辈的玉石雕刻者看到了中国玉石文化发展的美好前景,更加坚定地坚持玉石创作。
金奖得主话“玉龙奖”
吴灶发: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吴灶发参加过诸多玉石评选大赛,屡屡获奖,可让他记忆犹新的还当属“玉龙奖”。在他看来“玉龙奖”与同类活动最大区别在于覆盖面非常之广,是中国玉石雕刻群体的大融合,也是优秀玉石作品的大融汇,种类齐全,形式丰富。
尤其,许多老一辈海派玉雕大师的作品都能在此得以一见。这些前辈玉雕大师雕刻功底深厚,作品追求完美,哪怕一个细微之处都做到了极致。“由于玉龙奖中止了一段时间,使这个时间段内的优秀海派玉雕大师的作品鲜少在市场中露面。让我们这辈难有机会观摩作品。”吴灶发介绍“玉龙奖”恰好填补了这一缺憾,聚集老辈、新辈玉石雕刻者的力作进行展示,让同行可以比照自身作品的雕刻手法、表现形式,提高自己技艺。正因如此,吴灶发在“玉龙奖”恢复后参加的上届评选,把自己最新且最得意之作送去参选,展示自己对玉石最新鲜的感悟,让同行、藏家或爱好者看到作品表现形式的变化,听取他们的建议和意见,哪里还存在缺陷,哪里玉石处理得当继续保留。
专家点评
“玉龙奖”目光可以更长远一些
“作为老牌玉雕评选活动,尽管‘玉龙奖’因种种原因间隔11年未能举办,但其意义是深远的。力推海派文化发展的同时,推动了全国玉雕文化的发展,是国内玉雕评选活动中的知名品牌,引领了市场发展。”
——扬州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夏林宝
夏林宝作为玉雕行业的前辈,见证了玉雕近几十年的发展,在他看来玉雕各个派别都属同宗,本质相同。如今全国各地百花齐放的现状,非常有利于玉石市场的稳健发展,前景很广泛。
“玉龙奖”立足海派,打造海派玉雕代表人物的活动宗旨,不仅将各派玉雕聚集在了一起,更为规范玉石市场,引领市场起到了标杆的作用,引导了市场的消费潮流。易少勇、吴德昇、颜桂明等一批著名海派玉雕大师,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创作手法亦成为了不少业内从业者学习的方向。
现在各地会展活动诸多,但真正具有意义的活动其实并不多,“玉龙奖”以创新性、原创性成为了行业佼佼者,希望之后每届都能发现精品,继续推动行业的有序发展。
“倡导玉雕文化创意发展,促使具有新意的作品出现,是‘玉龙奖’与其他玉雕评选活动最大的区别。通过活动推动国内玉雕艺术水平的发展,挖掘出了具有实力的年轻从业者,体现出了上海乃文化荟萃之地,当代玉雕高手云集的特色。”
——徐州玉文化研究会会长李维翰
李维翰表示,上海举行“玉龙奖”玉雕评选活动最为合适,海派原本就拥有诸多知名的海派玉石雕刻大师,在中国玉雕发展史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此举还符合了海派海纳百川的文化特征,为所有优秀作品提供公平、公正的竞技、展示平台。
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活动的主办方注重玉石文化的传承,而非着眼于经济收益。他们将海派玉雕推向了新的层次,包容性更广泛,艺术品味更高端。
所以,徐州玉文化协会作为专业机构,参展前特意举行了初选活动,淘汰了一些表现形式过于陈旧,雕刻技法普通的作品。挑选了50件体现两汉时期传统文化元素的传统题材作品,体现立足传统推陈出新的创新题材作品,还有部分代表地域特色的细腻如玉的灵璧石参展。以借此评选活动,展现徐州作为淮海地区玉雕创作重地的实力。
希望“玉龙奖”今后更加关注手法创新的当代玉雕新作、新人,培养玉石雕刻文化的继承者。
“‘玉龙奖’为国内玉雕创作者们搭建了交流、学习、观摩、竞技的平台,大家在这个平台里互相取长补短、互相进步,对整个玉石文化产业的发展而言,是件非常具有意义的事情。”
——苏州市玉石文化行业协会会长陈健
陈健认为,随着评选活动的逐年举行,“玉龙奖”在国内玉石行业的影响力也随之扩大。尤其在国家提倡文化兴国的当下,“玉龙奖”可算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先机,不仅吸引了越来越多海派玉雕创作者参展,其他玉雕派别的创作者也正积极地加入到这个行列中,将自己力作展示出来。比如,本届我们行业协会就组织了30余件苏州玉雕代表作参展。
苏派玉雕善雕琢中小件,以“小、巧、灵、精”出彩。构思奇巧,以俏色巧雕令人叫绝,作品经过创作者一刀一琢的精细雕刻,具有了灵魂。因此无论圆雕、平雕都十分的优美,图案线条刚柔结合,婉转流畅,毫不拖泥带水,不留雕琢痕迹,给观者方寸间天地阔之感。通过“玉龙奖”可以让这种传统玉雕技法被大众所知,也使许多优秀的作品被大众所认可,推动整个苏派玉雕的发展。而且,对于一些年轻的业内从业者来说,是很难得的学习机会,能够在短期内欣赏不同玉雕派别的精品,提高自身技艺。
希望“玉龙奖”可扩大征选范围,吸纳香港地区、台湾地区乃至海外的优秀玉雕精品参展,让评选活动更加高端、更加精致。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