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杨光获国家级玉雕大师荣誉称号

2016-9-20 16:30| 发布者: shitouzhai| 查看: 54| 评论: 0

摘要: 扬州玉器网:近日,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石专业委员会等联合主办的2012玉石器百花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扬州玉雕大师杨光获主办方颁发的首届“中国玉雕艺术大师”荣誉称号,此前杨 ...

扬州玉器网:近日,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石专业委员会等联合主办的2012玉石器百花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扬州玉雕大师杨光获主办方颁发的首届“中国玉雕艺术大师”荣誉称号,此前杨光已经获得由江苏省政府颁发的“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荣誉称号,此次获“国大师”称号,亦使他跻身中国顶级玉雕大师行列。
据悉,始于1981年的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评选活动,素有中国工艺美术界“奥斯卡”之称,作为中国工艺美术的最高奖项,荣获“百花奖”是工艺美术从业者的最高荣誉。
据了解,2012中国玉石器百花奖参评作品超过千件,杨光创作的青玉《天官小香炉》获得本届“百花奖”金奖,和田玉籽《海棠炉》获“百花奖”银奖。
【杨光简介】:
杨光,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扬州市工艺美术大师,获得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等联合颁发的“中国玉雕艺术大师”荣誉称号。1986年与玉结缘,1999年 创办“阳光玉器厂”,师从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刘筱华先生,擅琢器皿件,为扬州玉器器皿类代表人物。他的器皿作品,富于灵气,兼有“北方之雄, 南方之秀”的艺术特点,受到专家学者、收藏家的青睐,其多件作品获得“天工奖”、“百花奖”等全国性评比金奖。
【媒体报道】:评杨光和田玉器皿作品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玉雕器皿曾屡屡创下单品过千万的纪录,为其聚集了不小的市场人气。刚刚由玉雕名家,器皿大师杨光创作完成地和田玉籽《海棠炉》既已雕琢 完毕,便有人拿着900万元上门收货;而来自玉石料市场的消息,一块40克的玩石以150万被藏友购得,又似乎在提醒观众,900万元还远不是这个故事的 终点。
玉雕器皿,由于讲究对称、线条的圆润,造型的大小、气势,对于材料有着比较高的要求,能够雕琢为器,已属不易。比如咎裂,玉料的形状、玉质的细腻、颜色的均一都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有时候,作品几乎就要成型了,一条意外的咎裂可能导致整个过程功亏一篑”。
风险大,玉料要求高,加上玉料价格昂贵,让玉雕器皿的琢制变成了而一场豪赌,而在赌局中,似乎只有富于冒险精神的玩家才能进场,也只有宠辱不惊者才能有所 收获。毕竟,一块动辄几百上千万的石头(玉料),它已经在烈火洪荒中挣扎了千万年,谁又能保证里面不会裂,有浆,有水线呢?笔者听到的故事只有两个结局, 赢或输。赢了,江湖上只是多了一个传说,而那件惊世之作很快被藏家所藏,绝大部分人将永远也见不到;输了,只能默默离开,不留痕迹。
故一件材质上乘、器形硕大的和田玉籽料器皿件极为难得,趋之者若鹜,流传于后世。
在故宫博物院,笔者看到几百年前工匠所琢制的《壶》,它器形规整,线条圆润,更以羊头作为装饰,古朴典雅。我们可以想见,在没有电力驱动的时代,哪怕刻画 一条直线,也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能从一块顽石中琢出一只圆润古朴的茶壶,却又不留造作之痕迹,确实是天工之作,无限上品。
这些留存的器物体现了一个民族的勤劳智慧和品味。它所见证的即是民族的历史文化。如今它的传承并未停歇,并已经结下璀璨之花。
在已故扬州玉雕器皿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刘筱华的作品中,我们还能看到过去的工艺匠人不吝工巧,为后世传至宝的精神。《内链双瓶》既是这种精神的物 化,这件作品的工艺难度,创意之巧绝,可谓空前绝后,这件作品也完全可以作为实物,为500年后依然璀璨的中国历史文化做个见证。
斯人已逝,他的作品还将流传千古,他的气度还将通过后人,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杨光,即是刘筱华大师最得意的弟子,他的器皿件已经不同于他的师傅,在规矩、工巧、气势之外,又赋予了玉雕器皿清新、生动的元素;例如白玉《千禧瓶》,在 素面的瓶身上,雕二三蟋蟀,不仅自然逼真,动作更是生趣盎然。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创作者甚至较真于蟋蟀腿部弯曲的程度,蟋蟀爪子着地的力度,两只蟋蟀触须 的交互,而如此不吝工巧,乃是趣味使然。
杨光说,“三只蟋蟀正好是一家三口,小蟋蟀不仅为画面带来的变化,亦为作品增添了生机。”
这比仅仅强调器皿的造型,比例,线条,甚至器皿的气势要更富于人文气息。杨光玉雕器皿的创作兼收并蓄,既有继承,又有所创新。造型依然是杨光器皿作品的灵 魂,我们很容易从他的作品造型中捕捉到雄浑、肃穆之气势。不仅如此,他的作品亦蕴含着个人之情趣,观者或能从中体察作者的内心。
海派玉雕大师洪新华曾经说过,,“琢玉是窥镜自照,每一番雕琢打磨,都透射出琢玉人的思想境界和道德情操。”
有诗曰:“乾坤有精物,至宝无文章。雕琢为世器,真性一朝伤。”
玉这一天地灵物,让诗人感叹,至最美则无言;然而,对极爱之物,是容不得半点瑕疵的,否则难免落于俗套,以致“真性一朝伤”。
既爱慕玉石的温润自然,又担心雕琢之后,落入俗套。这是诗人的境界;而作玉之人,手抚刀切,不仅看穿石下三尺,更通过手指的摩挲,了然于玉石天然的毛孔,体味到玉石的细腻温润。这是大师的心灵感应,如诗人般敏感。
不为世器,不伤真性,“不负心语”,我们从杨光玉雕作品中所感到的审美体验,亦是其“不负心语”的性情使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